暂别

2019.12.02~2020.01.29人生若只如初见,何事秋风悲画扇。

Jan 26, 2020

nothing changes if nothing changes

现在已经是凌晨0点11分了,从9点半多和你聊到现在,不像上次快分手时的对话,那么慌张,不解甚至气愤,这次更多的是一种平静和坦然。可能是我们有史以来最坦诚的一次对话了。这一次我是真的觉得很坦然,不像之前可能还是不解却装作很坦然的样子。哎,只是觉得很抱歉,又打扰到了你的生活,连上了这么多天班却害你这么晚睡觉。于我而言,不将我的感受写出来,我会很难受,所以我每次都很矫情的写一篇文章,也不作任何诉求,只是将感受真实的陈述和记录,或得之,或失之,都应该做一个记录,留给将来的自己看。 首先我想表个态,我很喜欢这种沟通的感觉,我希望我们还有像这样沟通的机会,等你有睡懒觉的机会的时候,我不太希望这是最后一次。第二,从前我一直不肯定你到底喜不喜欢我,到底喜欢我到什么程度。今天我想我应该知道了,从你再度决定和我聊天,

Jan 23, 2020

20200123随笔

20200123随笔

说实话,最近周边谈论的基本都是SARI,一会今天凌晨苏州园区确诊一例,一会上午东张卫生院出现疑似患者,有一种离病毒越来越近的恐惧感。网上信息大片,真假参半,轻易分辨不出可信度。但是可以肯定,目前形势应该是挺严峻的,可能患者数量远远超过想象。尤其最近每天墙外的网站都波动的很严重,不但影响了奈飞和youtube,连我的博客也有点受到干扰,应该是工信局在刻意封堵墙外的谣言。 虽然今天装饰了一下屋子,但是心情还是挺沉重的。现在连收个快递都有点胆战心惊,包装都是在房子外面拆。今天冒死去超市屯了一波货,超市里人还是多的让人害怕,接下来几天应该不打算再出去了。

Jan 22, 2020

新年新气象

工程量比我想象中的大,晚上搞了一点搞不动啦,明天再搞。窗纸居然都没有自粘功能,看来明天还要先学调浆糊。

Jan 21, 2020

20200121随笔

不知道为啥最近更新的好像有点勤了,可能和知道了你时常会看看我博客有关系吧。休息第一天,还没进入状态,明明昨天11点多才睡的,今天6点就醒了。找了一个已经放假的同学一起去永旺吃了顿饭,商场里戴着口罩的人明显变多了,看来这次的病毒的确又开始搞得人心惶惶了。真后悔12月底的时候没把加入了购物车的N95口罩买了,现在不但涨了一倍而且还缺货。也不知道你上班能不能带口罩,隔着玻璃应该也好一点,起码唾沫会挡掉一些,而且总的来说常熟四线城市人流量也不大,应该也不用很慌,不过还是要记得多洗手噢。 下午和同学测试了一下新买的帽子配件, 以及随便录了一段。 附上链接:测试视频

Jan 20, 2020

20200120随笔

现在是10点33分,刚从苏州回到家,,又是与任何奖品无缘的一年,洗洗睡啦,还是准备准备过年吧。 最近流感也好像挺严重,过年还是好好待在家里看看剧做做视频吧,不出去晃悠了。想起来好像好久没更新美食栏了,过年要做几个了。洗澡去了,晚安吧。

Jan 19, 2020

20200119随笔

明天就公司年会了,今年也不用上台表演节目了,安心的吃个饭抽个奖吧。最近路上真的变得好空,高架都不堵车了,感觉我也要变得和你一样没心思上班了嘻嘻。领导说开完年会就可以请假了,我打算21或者22号就开始请假了,提前准备准备收拾收拾过年了。像你说的,估计你这段时间应该身心俱疲,短时间也不来找你啦。希望你可以撑过这段日子,不过你肯定能撑过去的,毕竟也不是第一次了。倒是心疼我那个入了坑的同学,哈哈,今年估计春节都约不到他出来聚一聚了。不过我又开始好奇你过年放几天了嘻嘻。 年后见吧,娇娇,顽张ってください。

Jan 16, 2020

20200116随笔

我知道你能看到我写的博客,所以我就把我心里话写出来了。 我承认啦,刚才找你问那瓶护肤品的事情的确是借口,不过我是真的只有三分之一了,用光了我也不打算买了,毕竟我是个糙汉子。本来就是想找你聊会天的,问问你过敏的事情,和推荐你看情书的,想着说好三月一号之前不找你的,没有借口就显得太唐突了。不过呢,我觉得最近是真的渐渐想通了,以前定了一个你生日的日子,在这之前绝对不找你,我觉得其实这是我放不下的表现,潜意识里给自己埋的希望,当然你对此也并没有什么表态,可能你对此也给自己留下了余地。今天你和我说你不喜欢闲聊,会聊出感情,不适合你,我也并没有反驳你什么,因为我觉得这是你放不下的表现,你在刻意推开我。其实我觉得无所谓啦,我们又不是性格原因分的手,当个剧友互相推荐推荐剧,讨论讨论剧我觉得没什么,没必要断联这么决绝。人生在世,知音难求,

Jan 16, 2020

《许三观卖血记》

《许三观卖血记》

去年12个月看了一本书,今年半个月就不知不觉已经看完第三本了,应该是实在不能闲着,每天睡前本来都是聊天的时光现在都用来看小说了。 和《活着》不同的是,《许三观卖血记》的结局不算悲惨,三个儿子长大成人,各自婚娶,老婆健在,自己也没有因为多次卖血而身体衰败,只是结局想再卖一次血而不得乃至郁闷于街头并大哭。 我特意记录了一下他这一生一共十一次卖血的理由,第一次,是出于好玩,没有目的,只知道有钱拿,便跟随同村二人前去卖血。第一次赚了的钱也不舍得花在爷爷和四叔身上,于是便兴起决定娶一个媳妇。第二次卖血,应该是过了很多年,三个儿子都出生了,大儿子把别人脑袋砸破了,赔不出钱家当被人家搬空,于是只能卖血赎回。第三次是遇到了第一次的血友,就好像为了和老友进行一次联谊一样又一起卖了一次血。前三次应该可以说是都是为了自己而去卖血,处境也不是绝地的那种。第四次卖血,

Jan 15, 2020

Vlog之路的第一脚---OSMO ACTION

Vlog之路的第一脚---OSMO ACTION

万万没想到2020年最不靠谱的目标居然最先落地了,在昨天一番限时特价的吸引下,最终还是没忍住在晚上下单了。本来这个目标是打算作为加分项的,因本身也不怎么爱玩爱拍,可以选取的素材也很少,就算拍了后期也还需要剪辑加特效等,大概率可能会吃灰。但是怎么说呢,一直很羡慕那些做视频的youtuber,又可以干自己喜欢的事情又可以当副业,还能锻炼心态和口才,真的是自己向往的生活。没行动之前总觉得不一下子想好10步根本无法做决定,一狠心迈出了第一步事情就好像变得简单起来了,不用再去一下子考虑10步了,只要想好下一步怎么走就好了。 很巧的是上个礼拜五办的护照今天也送到了,感觉自己一步一步走在正轨上,心情也变好了,虽然这种喜悦无法和你分享。不过换个角度想你要是能看到我写的博客,也算是一种分享了。 等过年空一点的时候就可以开始第一期vlog拍摄之旅了,就算没人看自己看感觉应该也挺棒的。

Jan 13, 2020

随便写点

忍不住又去看了一眼你的微博,发现你的过敏还是没好,忍不住偷乐,我们分开了这么久了说明可以排除我害你过敏的因素了嘛,虽然这么说好像不太好,哈哈。本来差点忍不住想评论,最后还是忍住了。还是希望你早点好起来吧,健健康康,开开心心。

Jan 11, 2020

2020/01/11随笔

我太累了太累了,本来今天上午看了个电影,中午和朋友吃了一顿北京烤鸭,下午还打了会羽毛球,心情还不错。回到家么我妈又开始比比叨叨了,旁敲侧击又是要让我相亲,又是问我上次相亲的么怎么怎么样,要不要让人家怎么样怎么样。跟她说了现在不想谈么非要说我还想着那个人,人家都不要你了你还想别人,跟没失恋过的人讲道理实在是太累了,就算我不想她我现在也不想谈啊,我只想静静啊,难道人生只有结婚一条路吗?为什么大人总喜欢告诉我们应该怎么活,对她发脾气么自己也不好受,真的是太难了。

Jan 9, 2020

2020/01/09随笔

最近心绪感觉真的是好乱,每天只能尽量不让自己闲着来分散一些注意。不知道是否是因为连续几天都很早睡的缘故,昨天晚上尽然2点半醒了之后毫无困意,尝试睡了一会发现睡不着后索性不睡了,打开手机kindle开始看书了,看到了大概四点,才又睡过去了。把三毛写的《流星雨》看完了,以前只知道三毛这个人名,知道是个作家,却从来没看过她的书,对她个人也不是很了解。只知道她和丈夫荷西的一段经典对话: 荷西等了三毛六年,后来他问三毛:“你想嫁个什么样的人?” 三毛说:“看得顺眼,千万富翁也嫁,看得不顺眼,亿万富翁也嫁。” 荷西就说:“那说来说去你还是想嫁个有钱的。” 三毛看了荷西一眼说:“也有例外的时候。” “那你要是嫁给我呢?”荷西问到, 三毛叹了口气说:“要是你的话那只要吃饭的钱就够了。” “那你吃的多吗?